与牧鹤书
  来源:大发快3官网-大发1分快3日报客户端  作者:宋烈毅
2019-08-21 09:41:42

朗读者|夏莹



牧鹤君:
你邀我来你的故乡商城说是要让我品一品当地的高山云雾茶——信阳毛尖,而我却带去了我家乡的一种茶叶:桐城小花。我的商城之旅似乎翻转了过来,我试图通过这杯由名气不甚响的绿茶泡出来的清淡的茶水,让你在氤氲的水汽和茶香中踏上前往我的家乡的想象之旅。我只带了那么一丁点儿桐城小花,但我却认为足可以让你感受到我的家乡春天的气息了,这让你感到意外吗?我们的初次见面是在被商城夜雾笼罩的宾馆房间里,我们坐在柔和的灯光下,是两个带着各自故乡气息的人在交谈,两个故乡在这寂静的春夜里相遇了。


demo.jpg

隋丞《游观·人与山水之一》  木版   45x60cm   2010

我知道其实你离开故乡已经多年,但故乡一直蛰伏在你的身体里,此次商城之行,你是在重返故乡,而我是在踏上你的精神版图。两天的商城之行,无论在山地还是丘陵,我都在悄悄地观察着你,感受着你重返故土时的情绪变化。在商城的任一景物前,你的童年随时都可以呼啸而来。我是通过一群陪着他们的母亲摘茶的孩子来想象你的童年时光的,当我们在里罗城村的山地田畴穿行之时,我们偶然遇见了那群坐在一块花岗岩巨石上的孩子,那个最瘦弱的男孩就是你童年时的模样吗?

demo.jpg

隋丞《游观·人与山水之二》  木版   45x60cm   2010

你领我们徒步登上林木茂密的黄柏山,刚进入山口,黄柏山就以一种特有的方式迎接了我们,给我们带来视觉和听觉上的震撼。这是野杜鹃花盛开的时候,但我没料到这也是漫山遍野蝉鸣此起彼伏之时,春天里的蝉鸣,这是我第一次接受。我没料到在春天里也能听见蝉的鸣叫,我无法知晓这些鸣声各异的蝉的种类,我遇见了它们漫长的生命历程中的巅峰时刻,也是即将面临死亡的时刻。而这些蝉们在我们看不见的原始树林的深处鸣叫着,陪伴着它们的是寂静燃烧的野杜鹃花,两种生命,在春山中以各自的生命姿态互相回应。我们来或不来,它们都会完成自己的生命历程,但恰好我们来了,这至关重要的时刻,在黄柏山上,我们幸运地成为见证者。

demo.jpg

隋丞《游观·人与山水之三》  木版   45x60cm   2010


到达商城县的第二个晚上,我一个人出了宾馆的大门,信步走到了滨河路上。我在滨河路上飘逸的樟树花香中漫无目的地走着,顺着和滨河路平行的陶家河一路走下去。此处的夜色和我所居住的城市的夜色有何不同,我能察觉出来吗?短暂的旅行,我终究是无法深入到民间的。在闪烁的灯火中我想起商城的特色菜肴——炖菜,由宫廷流传到民间已有千年的光阴,那醇厚的滋味也一定酝酿了许久许久,在小小县城的平民百姓家中一代代地传承下来,当一种菜肴最终在这里慢慢找到了被民风民俗浸染的独特气质,它已和千年前的风格有所不同,它要接受这里的水、空气和每家每户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成为一种舌尖上甚至精神上的安慰。
我出来得有些晚了,滨河路上已经少有行人,陶家河在夜色中静静流淌。“这是我一个人的滨河路和一个人的陶家河”——当我猛然脱口而出这句话时,我不禁产生了对此地的亲近感,因此我感觉我的行走流畅了许多。


demo.jpg

隋丞《游观·人与山水之四》  木版   45x60cm   2010

牧鹤君,我是在灯火阑珊、夜色浓重的时刻独自面对这场发生在陶家河畔一个露天广场上的舞会的,说是舞会,其实是七八对中年人在静谧的河边跳舞锻炼。我距离他们有十几米远,我远远地看着他们搂着各自的舞伴极其庄重地走着舞步,其中有一个中年男子独自在跳,但他的胳膊还在保持着搂着舞伴的姿势。旋转,旋转,旋转,他们在陶家河畔不停地旋转,练习着舞姿,直到跳累了才回家去。看得出,他们跳的是交谊舞,些许严肃的表情和正式的衣着(女舞伴穿着长裙,男舞伴穿着衬衫西裤)让我必须保持静默,最好站立成一棵沉思的树。在Secret Garden(神秘园)乐队最著名的乐曲《Nocturne》(《夜曲》)的感人旋律和缓慢节奏中,这群在这个河畔露天广场的夜色中练习舞步的人深深地感动了我,他们激起了我内心里一遍又一遍无声的呐喊,那就是:热爱生活热爱生命,一个人应当活得简朴单纯。我未曾料到我会被小小县城里的人的普通夜生活所打动,那一刻我的眼眶湿润了,但不是脆弱。

demo.jpg

隋丞《游观·人与山水之五》  木版   45x60cm   2010


我记得你曾说过,文学是一种精神上的慰藉,而我认为它是在替我们挽留。所有我们在商城之行中遇见的刹那间的事物都必将通过我的回忆重新浮现出来。当如荷坐在西河茶园的一棵桐树下,等待着淡紫色的桐花飘落面前,好让我们给她留下一张她的笑靥和飘零的桐花同时定格的照片时,我感到我们都留在了那里。我们谁也没有走开,小小桐花在茶香浸润的空气里震颤着花瓣之时,时间猝然停止了。而红丽还独自蹲在黄柏山流泉边的一块石头上,她长久地凝视着树林里的一丛无名的野花发呆,利箭般的光线正从外面的天空射了进来;竹峰斜倚在无念湖曲桥的栏杆上,延伸在他身后的长长的栏杆,仿佛无穷无尽;还有阿慧、金鑫他们在西河茶园的雾气中带着一些植物一些石头的谜一路走来……请原谅我的回忆已不可能遵循时间的先后顺序了,随着时光的推移,商城之行最终会和我的梦境交织在一起,它焕发出奇异的色彩和梦境般的魅力。


牧鹤君,记得在群山环绕的里罗城村,刚一下车我就指给你看一只在天空中盘旋的鹰,仿佛那不是鹰,而是我们自己翱翔在里罗城春雾弥漫的苍穹里。而我现在给你写信就是进入到了回忆的晴空中,我完全可以凭借着想象在浩荡的春风中瞬间幸福地飞了起来……

(编辑:杨铭  责编:晁元元)

demo.jpg

扫码关注《天鹅》 共享文字之美